您好欢迎来到国铁传媒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登 录] [注 册]
国铁传媒--图书报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图书报刊 -> 行业动态->正文

四年打磨一座桥——中铁十五局集团五公司溆怀高速公路沅水大桥建设纪实

时间:2014-01-27 17:54:35来源:作者:皇甫振明
字号:T| T

  湘西溆浦,有江名沅。沅水之上有三桥,远近层叠,山水交映,美轮美奂。

  岁首,车行溆怀高速。氤氲雨雾中,通车不满一周的路面分外清新爽目。“这就是我们花了4年时间建造的大江口沅水大桥。”临近溆浦,项目经理卢尔聪出声提示道。话音尚自袅袅,将近800米的大桥早被甩在了身后。

  一瞬车程,四年蹉跎!这里面,究竟蕴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曲折,又有着怎样跌宕起伏的故事?

  沅江的脾气

  2009年底,作为湖南省规划的“五纵七横”高速公路网娄底至怀化高速公路的西段,以及连接湘中和湘西地区的重要战略通道,全长91.78公里的溆怀高速公路在万千民众的翘盼中上马兴建。12月16日,一辆面包车载着中铁十五局集团五公司5名先头人员来到沅江之畔。未来几年内,他们将要在这里担负土建6标2.9公里桥梁、涵洞、路基土石方累计2.17亿元的施工任务,其中便包括被列为全线重难点控制工程的沅水大桥。

  沅水大桥全长798.12米,其3号至7号墩位于江中,水深8至14米,上部为六跨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刚构体系,下部为深水岩溶高桩承台,采用单臂吊箱围堰法施工,造价近亿元。

  据了解,溆怀路共有52座桥梁,论桥长,论造价,沅水大桥均难排进前五,但若论及施工难度和对全线的制约性,却非该桥莫属,且没有之一。

  卢尔聪是2010年1月8日走马上任的。“没考虑太多,只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作为全线21个土建标最年轻的项目经理,这位33岁的福建小伙儿对于自己主持的第一个项目充满激情。进场短短3个月内,他组织人力物力,克服资金紧张、征地拆迁滞后、地方干扰大等重重困难,率先完成了驻地和拌合站标准化建设,拉通了施工便道,通过了试验室标定,赶在当年6月17日全线正式开工前进入了实质性施工阶段。

  而他们与沅江的“缠绵”战事也由此拉开帷幕。

  沅水俗称沅江,发源于贵州省都匀县云雾山,在湖南常德注入洞庭湖。在流经溆浦区域,由于桥址上下游各有一座水电站调节,长年水势平缓,两岸绿草茵茵,一向是当地人休闲观景的好去处。

  为尽快推进沅水大桥施工,2010年4月,项目部在资金极度吃紧的情况下,采买工字钢和各类型材,开始在设计墩位旁边的水面上架设钢便桥。孰料,6月24日,一场莫名其妙的洪流,将刚刚架了100多米的便桥冲了个七零八落。这一始料未及的情况顿时让大家傻了眼,抢修了一个月才恢复正常。

  经过前后长达半年多的努力,11月3日,斥资1500多万元的300米钢便桥终于铺装完毕。水下施工循环就此展开。

  11月15日傍晚,第一根水中桩浇注完成。

  12月17日下午3时,经过现场勘查、水下爆破、方案评审、原材选购、测量定位等一系列精心准备,最大外径26.85米、高8.4米的3号墩双壁钢围堰下沉成功。

  然而,还没等大家松口气,岩溶地质桩基的施工难题又迎面扑来。

  沅水大桥共有18个墩台,除0号台和1号、2号墩地下为砂岩外,3号墩到17号墩全部为软弱灰岩地质,下面溶洞发育,程度不一。其中4号、5号墩尤为严重,每个墩8根桩中,有一半都干得苦不堪言。5号墩有根桩,第一次清孔就塌了孔,钻锤坠落20多米,再清孔,再坍塌。施工经验丰富的卢尔聪和盯守现场的副经理徐元明、汪家甫等人经过反复合计,将常规的正反循环钻孔方法改为真空压力清孔抽碴法,即利用喷雾器原理,用空压机把空气挤压出去,破解了难题。

  4a-5桩则更是难中之难。该桩串珠5层溶洞,原设计桩长为40.5米,于2011年3月5日正式开钻。钻机刚钻到第一层溶洞,顶板便发生断裂,安装好的护筒掉进溶洞。项目部随即请来业主和设计代表实地踏勘论证,并找潜水员下水探明情况后,采用履带式吊车先将护筒提到水面以上、钢护筒跟进接长的方案。这根桩最终加长到49.5米,仅接长便达39米,到12月5日才完成浇注,整整干了9个月。

  在此期间,2011年,命运多舛的钢便桥再度遭受洪水侵袭,项目部紧急组织工人打地锚、抗洪桩进行全面加固,方保无碍。

  2012年4月12日,随着3f-3桩基浇注完毕,桩基施工终于全面告竣。

  2012年6月10日,一场40年不遇的洪水突袭沅江,正在进行高桩承台施工的钢便桥遭遇灭顶之灾。现场副经理汪家甫清楚地记得,那天,他因急事请假刚回到安徽家中,电话便骤然响起,一向乐观阳光的卢尔聪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黯然语调告诉他:“便桥冲没了,你赶快回来吧。”等汪家甫匆匆赶回工地,在江边找到枯坐已久的卢尔聪时,发现他那本来稀疏的头发又掉了许多。

  卢尔聪说,那一刻,他心力交瘁,万念俱灰,只想对着暴虐的沅江大喊三声:“河神,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这次打击,对卢尔聪和项目部全员可谓沉重。但损失已然造成,施工仍需继续。针对便桥已经无法重修的现实,当晚,卢尔聪便派人与怀化市海事局和溆浦县地方海事处紧急联系渡船,让他们在最短时间内进场配合施工;随后,又通过公司,从相距不远的怀通项目调来船只和浮吊支援。

  几天之后,两条轮渡取代便桥、一条大船转运钢筋、两条小船接送人员的全新施工场面在沅江之上突兀呈现。

  纠结的挂篮

  对于沅水大桥这一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刚构桥来说,挂篮施工无疑是颇具技术含量的重头戏。

  但问题是,6标项目部人员大多从京沪高铁工地转场而来,包括卢尔聪和前后三任总工在内,没有一个人接触过挂篮施工。同样棘手的还有一个问题,10套挂篮从哪儿找?

  没有经验,就从头学起。项目部及早入手,多措并举补长“短板”:一是订阅专业刊物,供技术人员学习探讨;二是开办职工夜校,请专家讲授相关知识;三是联系同类项目,组织技术骨干实地观摩;四是征得公司支持,抽调业务内行蹲点指导。

  而找挂篮的过程则堪称一波三折。早在进场不久,项目部便与浙江一厂家签订了租赁协议,由于资金紧张,未付定金,结果不了了之。2010年,项目部派人从广州买了两套,因施工条件一直不具备,便长期搁置下来。

  2012年下半年,6标项目部开始在沅水大桥7号墩安装第一套挂篮。作为首次尝试,整个试验过程持续了三个月,发现某个部位缺配件,下面马上加工安装,经过多次整梁、调高,到年底两套挂篮安装调试完毕,一套实战经验也基本成了型。

  其间,公司又从河南洛嵩工地给沅水大桥调剂了4套挂篮。2012年11月,项目物资部长严泽乾带着一名技术员赶赴嵩县工地,就地雇佣民工从桥上焊割、拆卸、装车。一套挂篮净重约100吨,加上侧模有120吨,由于天气寒冷、工作量大,到了晚上,民工全撂了挑子。严泽乾和技术员便赤膊上阵,自己动手干,整整忙活了一周时间。12月,四套挂篮运抵工地。

  而同一时期,溆怀高速的建设环境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因资金断链,断断续续度过一年多经济“寒冬”、工期一再顺延的溆怀高速,于2012年11月被现代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12.23亿元整体收购。

  新晋业主一到位,便在加快进度上施以重拳。经过对全线各个标段逐一摸底谈话,现代投资决策层明确提出了2013年11月15日前大桥合龙的节点目标。2013年春节过后,业主再度加压,将通车时间由原定的2014年6月提前到2013年12月底,要求12月10日前必须完成桥面系。这意味着,连同路面铺筑、绿化交通等路基工程验交之后的任务量,剩余时间最多只有10个月了。

  而截至2013年3月,溆怀6标完成投资刚刚过半,沅水大桥下部工程尚有两个墩身没做完。按此计划倒排时间表,倘若5月底前剩余8套挂篮无法上齐,不但大桥节点无法实现,全线年底通车目标也将化为泡影,同时,还将直接影响到湖南省能否顺利实现当年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连续突破1000公里、通车总里程跻身全国6强的既定战略。

  压力如山!责任如天!企业信誉一线相牵!

  沅水大桥,这一关乎溆怀全线能否按期通车的最大瓶颈,陡然成为湖南各界、公司上下瞩目的重中之重、热点焦点。

  省交通运输厅、怀化市委市政府、现代投资公司的主要领导纷至沓来,激励士气,督促进度,急迫之情溢于言表。五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彭跃立、党委书记岳昌茂、党委副书记翟中祥、总工程师马明军等班子成员多次莅临工地,调兵遣将,化解疑难,全力推进工程进展。

  挂篮!还是挂篮!2013年3、4月份,项目部全员发动,群策群力,寻找最后4套挂篮成为每天例会必议的热门话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在湖南全省在建项目大面积撒网,最后,项目部在洪江一工地买到了3套挂篮主骨架。为了节省开支,项目部婉拒了卖家把配套设施一起兜售的要求,而是自己到机械加工厂配齐。随后,又通过公司从湖北引江4标工地调拨了一套。10套挂篮至此全部配齐。

  2013年4月初,项目部把挂篮施工队增加到两个,并给他们定死时间节点,一场争分夺秒的攻坚战就此打响。

  由于新上的4套挂篮需要按桥型进行改装,若找专业单位操作,改装费需要70万元,而且耗时较长,汪家甫同卢尔聪一商议,决定找几个技术人员自己改装。刚从洛嵩工地挂篮施工现场调来的工程部长常继悦和技术员李文利与汪家甫一拍即合,经过现场搭配,缺的钢板、螺丝、销子等配件,他们一一列出清单让物资部门采购,而后由挂篮施工队***完善。

  5月份,应业主要求,公司委派副总经理曾宪长签订了工期包保责任状,并率督查组常驻工地,与公司工会专干一道,指导项目部开展“五比一创”劳动竞赛。卢尔聪、汪家甫等项目领导索性每天带着现金上工地,为进度最快的班组现场发放奖金,一、两个月下来,仅现金奖励便发了十几万元。

  精神鼓舞与物质刺激的合璧,为施工生产突飞猛进注入了强大动力。挂篮安装周期从三个月、一个月缩短到7天。3月份,挂篮浇筑速度平均3天一节,到6月份10套挂篮全部调顺、行走正常后,加快到1天两节,最多一天打了6节。

  那段时间,沅水大桥迎来了开工以来的施工最高峰,刚构梁、现浇梁、边挂现浇段你追我赶、齐头并进;挂篮班组实行两班倒,400多名工人在5个墩柱上交叉作业、挥汗如雨,工地进展日新月异,施工场面蔚为壮观。

  那段时间,为确保施工连续性,盯守现场的汪家甫每天随时向两个挂篮施工队长过问缺少哪些材料,而后当即列出清单交物资部门采办。因担心材料供应出问题,汪家甫还派7号墩现场技术员邓荐实时跟踪督促,遇到供料卡壳、延误等情况,哪怕夜半三更,也要第一时间向卢尔聪报告,想方设法筹措资金或增派人手迅速解决问题。

  那段时间,用一个词形容卢尔聪的状态,就是紧张——神经紧绷,整夜失眠,满脑子全是施工部署、优化组织。最怕的就是半夜电话响。一天深夜1点多钟,手机铃声大作,迷迷糊糊的卢尔聪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听到拌合站报告“拌合机坏了”之后,马上想到桥上正在进行挂篮施工,一旦混凝土供应中断,将会前功尽弃的严重后果,于是匆匆抓上衣服直奔现场,连夜组织职工抢修,直到恢复正常,一颗心还在后怕中怦怦乱跳。

  在艰苦的搏击与鏖战中,一个个节点相继告破——

  2013年8月19日,边跨右幅合龙。

  2013年9月10日,边跨左幅合龙。

  2013年国庆假日,沉浸在大干热潮中的全体参战员工,以完成大桥最后一跨现浇梁混凝土浇筑、完成互通立交桥全部护栏混凝土浇筑、成孔一根抗滑桩的施工佳绩,向共和国64岁华诞献上了一份深情厚礼。

  2013年11月14日,随着中跨对接成功,沅水大桥提前合龙。溆怀全线至此胜利拉通。

  意志顽强,可以感天动地;信念坚韧,能使水滴石穿。汪家甫说,这一年,天公格外作美,40年不遇的旱情为施工进展提供了充分保证;“河神”似乎也转了性,整个高空作业期间没有出现任何安全风险。

  智战滑坡体

  2013年4月,正当沅水大桥挂篮施工如火如荼拼抢工期之际,位于6标主线k117+853—955里程左侧的山体突然发生滑坡,近6万方土石裹挟而下,声势骇人。这一情况无疑如雪上加霜,为项目总体推进计划带来了新的挑战。

  其时,由于设计图纸没有出炉,项目部先是稳住阵脚、密切观察,直到7月底才开始对滑坡体进行清理。8月份,图纸刚一到手,滑坡治理工作便迅即展开。

  新任项目总工程师程敬克成为这次“战役”的主要操盘手。

  程敬克,三十挂零年岁,是一位做事谨严、多谋善断的复合型技术干部。7月12日,他受公司委派,马不停蹄地从厦漳项目赶到溆怀工地履新。

  湘西七月,骄阳似火,工地鏖战也进入了白热化。当时,夏家大桥已全部干完;沅水大桥4号墩干到5号块;管段路基工程量完成85%,挖方段剩余十几万方石方由于夹杂部分稀泥,放炮效率低,正增调人手轮流作业;级配碎石精加工也已进入冲刺阶段,准备抢在10月份分段交验。

  在全面了解工程进展情况之后,程敬克迅速进入状态,一方面配合卢尔聪做好施组优化和统筹安排,积极整理上报变更资料;一方面亲自组织实施滑坡治理工作,力求用最短时间清除这一“拦路虎”。

  按照设计图纸要求,需要在滑坡地段分三级边坡增加19根矩形抗滑桩,桩长20至30米不等。但在清理渣土时,程敬克却发现,滑坡体正处在一个双v型地质破碎带上,浑似一个脆弱的婴儿,几乎不敢稍有触碰。有根22米的桩,当挖了21米、还差最后1米就要成型时,基坑突然塌陷,程敬克便让工人们加上纵向和横向支撑继续干。遇到下雨天,情况更是不堪,已经打好的抗滑桩霎时变形,再度发生滑坡,只好重新回填。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滑坡治理工作始终在塌了补、补了又塌、方案不断变更却收效甚微的“怪圈”中循环,大家才顿感事态严重,难道这又是一个沅水大桥般的通车“瓶颈”?于是,所有人全都急眼了。

  面对全线最复杂的地质和迫在眉睫的工期目标,业主溆怀公司几次三番请来省内知名地质专家汇聚现场把脉问诊,现代投资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伟杰也亲自赶来助阵。研讨会从溆浦搬到怀化,又从怀化移师长沙,专家们见仁见智,提出了不少可行性方案。但在既要确保安全、又要确保通车这一相互掣肘的关键问题上,几方人士尽管各抒己见,争论不休,却都拿不出绝对稳妥的办法来。一位参与了几轮研讨的老专家,在一次持续到凌晨1点多的激烈交锋之后,感到身心俱疲,大为光火之下,干脆一走了之。

  时间飞快地进入2013年10月中旬,在灌注5根抗滑桩时,由于地质原因再次导致大滑坡。而此时,距既定的关门工期已经只剩一个半月了。

  10月21日,溆怀公司再次把中南大学、长沙理工大学、长沙冶金设计院、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等机构的地质专家请到长沙,研讨确定滑坡治理的最终方案。这天,刚赶到太原准备参加公司施工技术交流会的程敬克,也被卢尔聪电话召回长沙。

  会上,针对不少专家提出的重新填筑反压的方案,已有与滑坡体长期缠斗经验的卢尔聪、程敬克没有苟同。通过几个月来的观察、分析和思考,他们大胆地向湖南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提出了微型桩施工构想,即采用直径为15厘米的桩身,内置3根36毫米直径钢筋,灌注水泥浆成型;为增加山体的稳定性,可适当增加密度与锚索加固。

  这一方案引起了与会专家热议,大家褒贬不一、莫衷一是,但研讨会却也因此改了风向,变成了微型桩论证会。设计院也就微型桩方案召开了一次专题研讨会。大家认为,这一方案在实施中虽然也可能会有较大风险,但在时间紧、任务重、没有更好解决办法的前提下,可以审慎采用。

  方案通过后,项目部迅即做出详细部署,最终沿滑坡体自上而下打了三排微型桩,在最上方一排增加锚索,并将原设计为格宾墙的底层平台改为微型桩,同时安排技术人员全程盯守,边施工边观察,确保万无一失。此外,还重新修了一条便道,铺开作业面,全力加快施工进度。

  12月20日,滑坡体被成功降服,让一度百爪挠心的人们长出了一口闷气。经测算,微型桩处理方案不但提高了工效,还节省开支100余万元。

  不屈的抗争

  2013年12月30日,经历了四年的风雨坎坷之后,溆怀高速如期建成通车。从溆浦到怀化,车程比过去的3小时缩短了一半以上。溆浦县自此迈入高速时代。

  体会着高速路风驰电掣的快感,感受着老乡们喜不自禁的欢乐,卢尔聪和与他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们只觉得,曾经所有的艰辛、委屈、苦痛与磨难都已化为过眼烟云,随着雨打风吹去。

  然而,那些烙印般深刻于脑海中的情节片断,却有如过江之鲫,无休无止地在记忆的长河中穿梭跳跃。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项目副经理兼党支部副书记徐元明说,干了一辈子工程,要数这个工地最难。他屈指数来,一是活难干,二是时间长,三是没资金,四是人难缠。

  事实上,自进场以后,诸如地痞混混收取过路费、争夺供料权、阻工骚扰、明火执仗之类的事情几乎没完没了,项目部坚持通过寻求地方政府支持、积极协商谈判等手段,顶住阻力,坚守底线,不为所屈。卢尔聪等人也不止一次地受到过各种各样的威胁,甚至还曾接到自称东北黑社会的恐吓电话,对此,他们都一笑而过,殊不在意。

  2011年和2012年,湖南的雨季特别长,一大半时间都在下雨,路基施工举步维艰。加之国家实施宏观调控,建设资金捉襟见肘,最困难的时候,项目部5个月没有一分钱入账,东挪西借成为常态。自2011年7、8月份到2012年11月现代投资收购期间,包括6标在内,全线基本都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

  那段时间,项目总监郭彤经常找卢尔聪谈心交流,讲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悟道”。两人将心比心,互相激励要直面困难,决不退缩,在磨砺中感悟痛并快乐着的滋味,造就强大的内心力量。也正是基于此,6标在全线其它标段相继被迫停工的情况下,硬是积极创造条件艰难前行,一直挺到2012年7、8月份桩基施工全部结束、大桥出水面后,才不得不停工休整。

  抗压能力强,是卢尔聪鲜明的个性符号。四年间,溆怀线21个土建标段因各种原因频频走马换帅,个别标段甚至更换过四五任项目经理,只有3个人扛到了最后,卢尔聪便是其中之一。他也因此被业主戏称为“打不死的小强”。

  在溆怀工地,无论工忙工闲,卢尔聪每天都要到沅江边走一走、坐一坐。他说,看着墩身一点点长起来,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慢慢成长;大桥合龙了,孩子也就成年了,那种成就感和舒畅之情是难以言表的。

  几年间,6标人员也变动多多。“能坚持下来的都是好样的!”对于副经理汪余红、试验室主任葛文清以及汪家甫等爱将,卢尔聪很是称道。他说,正是有了这些寂寞、艰苦的历练,才打磨出了一支成熟、过硬的钢铁团队。

  6标工地距著名革命烈士向警予故里只有20公里。每年“七一”,卢尔聪、徐元明都会组织项目党员前去接受红色教育,重温入党诗词,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激发全员的蓬勃朝气、昂扬锐气和浩然正气。而诸如“创先争优建溆怀高速,精细高效建一流工程”、“大干120天”、“冲刺55天”等主题活动更是此起彼伏,保安全抓质量、抢进度促生产、挖潜力增效益成为全员自动自发的坚实行动。

  现代投资入主之后,董事长宋伟杰对外表儒雅、骨子里却透着坚韧的卢尔聪和他的团队欣赏有加,每次到工地检查,无论形势多么严峻,都从不发火,而是携手鼓励、鼓励、再鼓励。2013年10月15日傍晚,沿线巡查的宋伟杰来到沅水大桥工地,看到桥拱已接近“牵手”状态,高兴地对在场的曾宪长和卢尔聪说:“合龙之时,我请你们喝酒!”

  一个月后的11月14日,沅水大桥提前合龙,宋董事长在向6标项目部签署嘉奖令、发放百万元奖金的同时,也如约兑现了承诺。席间,他满是嘉勉地对卢尔聪说:“把这个桥干完,你们就成建桥专家了。以后要加强合作,你们这样的队伍我们很喜欢。”现代投资总经理刘初平也顺便小“捧”卢尔聪了一把,“能把溆怀干下来,全国高速难不住你!”

  这次在全线合龙标段中唯一被业主领导“请吃”的特例,引来了无数艳羡,也给卢尔聪撑足了面子。

  大桥合龙了,新的考验又接踵而来。业主提出,12月7日桥面必须交付路面标。这意味着,要在20多天内完成拆除10套挂篮和6台塔吊、浇筑2200米护栏以及桥面清理、张拉压浆等任务。而相邻标段在比其工程量少一半的情况下,紧赶慢赶都干了足足一个月。

  在不绝于耳的“加快”声中,“奇迹”再度发生。12月7日夜,在路面标人员设备整装以待的围观下,最后一片护栏模板拆除完毕。眼看相伴4年的大桥就要转手,现场人员忽然有种女儿出嫁的感觉,既有些不舍,又唯恐有何不妥,于是便仔仔细细把桥面打扫干净。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觉醒来,发现大桥已经被急不可待的路面标连夜铺完了沥青下面层。

  桥通了,人突然闲了下来,平时响个不停的电话也安静了许多,忙惯了的汪家甫一时感觉很不适应。这位进场时毕业还不满两年的安徽小伙儿,为工程付出了很多,收获也是最大的一个。四年下来,他的业务技能、管理水平渐臻成熟,从一名业务部室主任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项目管理者;他收获了爱情,与项目部一名女职工结为连理;他收获了爱的结晶,2012年12月喜得千金;同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收获了政治新生;他还收获了名气,2013年8、9月工地冲刺期间,两次被推到前台接受溆浦电视台和知名作家采访,特写照片登上了刊物和网络。如今,安徽理工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他,已经有了系杆拱和挂篮施工经验,工法成果也已在专业刊物发表,未来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找机会去挑战从未接触过的悬索斜拉桥、公路路面和隧道项目。28岁的汪家甫唯一感到不甘的,就是无论如何强调,最终还是被采访者执意写成了30多岁的笔误。“我就是黑了点,难道看着真有那么老吗?”在同事们的戏谑声中,不乏幽默细胞的汪家甫总要“委屈”地辩解。

  溆怀四年百转千回,6标项目一战功成。

  湘西侗乡素有“踩桥”的民间习俗。每当一座新桥落成,人们便请当地最有威望的老人先在桥上走一趟,一则表明尊重老人,二来也有步步生金、吉祥顺畅之意。沅水大桥落成后,溆怀公司特地请来溆浦县领导和一位百岁老人踩桥。在“一步踩来风调雨顺!二步踩来五谷丰登!三步踩来百业兴旺!”的美好祝愿中,鞭炮声震,锣鼓齐鸣,令所有在场的人们都心潮澎湃,回味不已。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国铁传媒网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会员 - 会员登陆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国铁传媒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铁路互联网社会化应用平台--铁路市场化系统信息平台—铁路系统公众资讯发布平台

联系邮箱:ztcmcn@163.com 联系电话:010-56188078 路电:021-51888 监督电话:010-51851888 15321792229

国铁传媒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gtcm.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71759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441号

技术支持:北京人源汇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客服:    

名称:中国互联网协会 名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名称: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名称: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名称: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