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国铁传媒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登 录] [注 册]
国铁传媒--新闻综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综述 -> 精英人物->正文

请到天涯海角来

时间:2018-08-09 00:22:55来源:人民铁道网作者:李萌
字号:T| T
缅怀著名歌词作家郑南先生   郑南一生,走南闯北,对铁路颇有感情。他说他的歌是走出来的,这其中,有多少首歌是在铁路边、火车上,捕捉灵感的火花写下的。   6月27日傍晚,在2018广州音协代表会微信群中,我读到一则送别著名歌词作家郑南老师的消息,瞬间如五雷轰顶。我疑惑,眨一眨眼,还是那几个可怕的黑字。怎么可能呢?两个月前,我和沈仁康老师还专程乘地铁去祈福新村看他,与他在祈福医院旁的药膳堂共聚。当时,他看完病赶来,只说手关节有些疼痛,没有大碍,说话间还不时握拳伸掌,活动筋骨,满脸笑容,整个人气色不错。老朋友相见,交谈甚欢,聊起往事,聊起文友,聊起当年文坛趣事,勾起了青春岁月的回忆,似乎人也年轻了。   我们12点在酒家落座,聊到下午一点半还没点菜,大家在一桩桩往事中陶醉。我几次拿过菜单,郑南都说别忙别忙,几次推迟。他也许怕饭后人散,未能尽兴,想多聊一会儿,直到服务员来催,我们才随便点了几个菜匆匆进餐。饭后,我们彼此赠送了书籍与歌碟。郑南很重情义,事先准备了给我和沈仁康的礼物:每人两张歌碟,一张《南方日报》报道他获得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的特刊,一张摄于陕西南郑县城下、城楼挂有南郑牌匾(从右边读则是郑南)的别有意味的近照,我们还一起合影留念。而后,他还悄悄挂电话给当地的士公司朋友,执意要送我俩回市区家中。司机来了,说另有任务,面有难色,我俩认为送到就近地铁站就行了,可郑南不肯,又几番挂电话给那位公司的朋友,说服司机,由他买单,硬是将我们送回家中。这件小事令我俩很是感动,既见郑南平易近人,与当地司机关系都那么好,也见他对朋友的诚挚和友善。他早已成了名人,仍那么低调,那么随意,不像有些人,身份一变,脸就阔。   郑南先生是因心肌梗塞于27日早晨突然离去的。不承想,祈福一面竟成永别。原来约定日后常聚,也竟成了绵绵思念。我一直敬重郑南,视他为老师老兄老友。我们虽然来往不多,可诗坛活动常会见面,诗人的心是相通的。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部队在潮汕牛田洋围海造田,那时郑南的歌曲《我和班长》刚推出,极受战士喜爱,班长拉琴我唱歌,歌声朗朗像小河旋律亲切,如同清泉,汩汩流入心田。在艰苦的垦荒中,我的班长总是呵护我这个新兵:修堤扛200斤的麻石,总将绳索往身边拉,承担更多的重量;吃饭时班长盛一小碗坐在一边,宁可自己挨饿,也尽量让我们新兵吃饱。晚上,连队驻扎在乡村队部,新兵休息时以吹拉弹唱娱乐解乏,班长却在一旁替我缝补。由于郑南有当兵的经历,又善于观察生活、提炼生活,所以他20来岁就能踏着时代的节拍,写出成名之作。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与郑南也有过一次共同创作的经历。当时,广东省组织了20多位诗人和省歌舞团人员,集体创作大型组歌《农讲所颂歌》。组歌由7首独唱、重唱、合唱歌曲组成,记得歌词创作由著名诗人韦丘、韦之等人牵头,作曲创作由省歌舞团宗江等人负责,他们组成了老中青、工农兵三代诗人的创作组,聚集在流花宾馆策划、分工、研讨,然后出去采风、创作、修改,记得郑南老师好像也参加了,我们是那个时间段相识的。他总是面带微笑,语速不快不慢,声音不高不低,很是谦逊。当时,郑南已经创作出《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是有了成就的词作者,而我和罗铭恩等则是刚冒头的年轻工人诗人。郑南的歌词创作总能和着时代的节拍,写出人民的心声。   上世纪80年代,郑南在南方改革大潮中,深入生活,深入群众,深入基层,写改革开放的南方,写中国在改革开放中的新变化。郑南继《请到天涯海角来》之后,又创作了《大地飞歌》《山歌唱出好兆头》《喀什噶尔女郎》《踏响新节奏》《红豆红》《西部大地》等一大批饮誉歌坛、脍炙人口、为群众喜爱和传唱的歌曲。当年,我协助野曼老师编全国第一张诗歌大报《华夏诗报》时,就约过郑南的稿件,报道过他的事迹。郑南,首先是诗人,而后才是词作家。他于1957年发表的处女作是诗,出版的第一本书是诗集,他一生创作的4000多篇作品大多是诗歌。他在化诗歌为歌诗,在力求诗歌能吟能唱、为群众喜闻乐见方面做了有益探索,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上世纪90年代末,第四届国际华文诗人笔会在海南三亚召开,我是工作人员,忙于会务和接待。这次会议规格较高,邀请了海内外,包括港澳台各地近百名著名诗人出席,郑南也在邀请之列。因郑南曾为海南写过《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请到天涯海角来》等多首为群众喜爱的歌曲,无形中为海南做了广告,为海南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郑南也因此被三亚市政府授予永久市民称号。当市民知道郑南出席此次会议后,他采风所到之处,都有追星一族闻讯赶来。从会议入住的宾馆到采风的景点,寻找郑南,围着他采访、签名、合影的人络绎不绝,可见歌曲的影响力之大。   进入新世纪,郑南一直在祖国的大地上奔跑。从南国到边疆,从都市到乡村,从学校到工矿,他深入生活,辛勤笔耕。他总是强调:我的路是走出来的,我的歌是走出来的:从小书桌走向大世界,从自我走向广大群众,从个人心灵走向服务对象,这就是生活对我的馈赠。近日,播放他送给我的《中国梦金盾情》中国警察组曲原创音乐会的歌碟,看着听着,不禁泪水盈眶。他年轻时从军的情结再一次迸发,他深入佛山公安系统创作,结出了硕果,他与作曲家邓国平历时六年凝聚心血,反复打磨,这组献给人民警察的颂歌获得了成功。郑南对我说:他很喜欢这组歌,也很看重这组歌,这组歌唱出了中国警察的铁血柔情,唱出了时代的强音。   就在我们这次聚会之前,郑南和郑秋枫两位年愈八旬的老师,刚采风回来。郑南忘却年龄,八十当十八,还在为中华复兴的新时代歌唱。他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责任在肩,一直奔波在路上。   郑南一生,走南闯北,对铁路颇有感情。他说他的歌是走出来的,这其中,有多少首歌是在铁路边、火车上,捕捉灵感的火花写下的。我记得2003年底,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有朋友找到郑南,请他为铁路的发展写一首歌,他爽快地答应,并很快送来了歌词《我的路,我的歌》:   大地送给我春光秋色,大路交响我万里长歌,多少眼睛瞩望我,告别许许多多,又迎许许多多。走绿野,过青坡,越高原,跨海波,山花和雪花缤纷着我的向往我的求索。   时代造就我诚信风格,新路共鸣我青春壮歌,钢铁琴弦伴随我,唱靓山山水水,唱旺时时刻刻。八千里,云和月,八万里,山与河,太阳和月亮,旋转着我的里程我的欢乐。   啊永远在路上,是我选择的生活;永远在前进,是我兴盛的祖国。   我想,若没有对铁路的了解和热爱,怎能一气呵成,写得这样快速,这样充满感情。至今,郑南这篇作品还珍藏在我的文件夹中,成了一份思念,一种缅怀。   郑南先生于2015年获得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可谓实至名归。我想,郑南并没离去,他是人民的歌者、时代的歌者,永远与人民同在。他的歌将永远伴随人们、激励人们,唱响在中华复兴的大道上。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国铁传媒网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关于会员 - 会员登陆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国铁传媒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铁路互联网社会化应用平台--铁路市场化系统信息平台—铁路系统公众资讯发布平台

联系邮箱:ztcmcn@163.com 联系电话:010-56188078 路电:021-51888 监督电话:010-51851888 15321792229

国铁传媒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gtcm.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71759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441号

技术支持:北京人源汇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客服:    

名称:中国互联网协会 名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名称: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名称: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名称:网络110报警服务